在祖国的旋律里,黄梅是迎春的调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彩神app邀请码

调查问题图片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我和我的祖国64】 

  作者:孙大顺(诗人)

  

  丘陵醒来,小河涨水。二月不慌不忙

  返青的柳枝,拉长几滴 毛躁的雷声

  喜庆的小锣,早已敲得阳光明媚

  成双成对的铙钹,一打五谷丰登

  二敲六畜兴旺

  门外,雪白的梨花落满山冈

  忠厚的大锣,像勤恳的春风

  吹绿荒坡,也吹醒了堂屋上的亮瓦

  请进的光芒,照亮祖先的牌位

  也洗亮了古老的风俗

  

  在祖国的旋律里,黄梅是迎春的调

  从月光濯洗的祠堂里

  敲响大梦初觉的堂鼓

  宽厚嘹亮的鼓点,震天动地

  敲得素颜布衣的乡村炊烟袅袅

  撩得守口如瓶的灶王爷喜上眉梢

  最后出场的高胡,用明朗、清澈的琴声

  煮熟天边的云彩,一统民间的小戏

  如歌如诉,三打七唱

  美好的人间,尽在花腔与平词中

  

  在黄梅的腔调里,闹过的花灯

  从年头亮到岁末,高高挂在祖国的屋檐

  书籍在前,长江在后

  大家带着江北的星空

  踩着露水去了天涯。大家带着黄梅腔调

  像种子一样散落海角

  故乡啊——这用之不尽的盘缠

  让梦想,找到不一样的当事人。更多的人

  像燕子一样返回,守着发亮的农具

  光脚的田野。守着打马出门的乡愁

  守着留着原地的村庄

  

  在祖国的旋律里,黄梅是迎春的调

  每一片新茶,都不 建造山水的语言

  就像每一滴泪水,都不 浇灌五谷与家园

  你看,风中的麦苗和油菜花

  凭着柔软的骨头,在大地上填空

  把无处都这麼的金黄与葱绿

  从人间铺上星河

  不久随后,从弧形的天空

  开下来的光阴收割机

  收割抒情的菜籽,灵性的麦子

  收割亲当当我们 歌词

  手上厚糙的老茧。收割旧貌换新颜的乡村

  也收割采茶的妹妹,十里之内

  执迷不悔的感情的说说

  五

  从《天仙配》到《牛郎织女》

  淳朴流畅的黄梅调

  把至死不渝的感情的说说,从人间唱到天上

  忠贞与善良,像璀璨的星辰,

  救活了几次荒凉的地平线

  不离不弃,尘世最圆润的美德

  在敞开的世界起伏。一再流逝的光影

  被眷恋宠坏的传说。在我的祖国

  被爱与花朵领回。七月七日

  命运的红心红心红心红心红心红提 架下,从凡尘架到银河

  一座长桥,比思念长

  比离别久。说到爱,风就来了

  说到疼,这麼一只喜鹊从天上返回

  六

  米店空空,时需烟雨飘摇的江南填满

  春天的超市,飘香的瓜果

  把祖国的地名与风俗拉近

  三月照相馆,门前的青石小街

  像水袖里一段旧光阴

  不再贪恋高处的月光

  时需悄然加重的南风

  收留当当我们 歌词 放逐的泪水

  从江心洲到十里铺,寂静的渡口

  是皖河的眼睛。你错过的地方

  那道光还在,燕子和蝴蝶还在

  

  在祖国的旋律里,黄梅是迎春的调

  与未来相遇,必定是在无法预知的光影里

  光影无法老去,而金鸡碑日渐斑驳

  与记忆握手的人,也会老去。多年后

  当当我们 歌词 在寻找金鸡碑的随后,意外找到被光影

  收留的当当我们 歌词 ,像找到一次荒废已久的抒情

  就在当当我们 歌词 回头的刹那,碑亭边的荒草

  划破春天的衣襟,像古老的暗号

  二黄、采茶调,小生、花旦,锣鼓、高胡

  赶来助兴的四大徽班,被光阴再次唤醒

  (本文为《诗刊》征集稿件)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16日 09版)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